(一抹相思醉)沈纤雪云天璃月小说免费阅读-微小说一抹相思醉

频道:中学作文 标签: 时间:2023年03月12日 23:03:35 浏览: 评论:0条

从云天和沈纤雪认识、恋爱再到结婚的事说的清清楚楚。

其中孩子流产和云天提出隐婚列罗最细。

婚内出轨的沈纤雪顿时变成了受丈夫欺压的可怜人。

评论中,路人看戏,粉丝有袒护的,还有让云天出面澄清的。

梁诺火气“噌”的上了头,一把拍在方向盘上。

这个萧文浩是不是疯了!

这不是明摆着要毁了云天吗?

然而她心里找不出什么反驳的话,毕竟这些都是铁打的事实。

当初云天提出隐婚时她就反对了,没想到现在真的兜不住了。

梁诺不敢耽误,连忙赶去了1区医院。

没想到医院居然住院大楼下被一群记者围的水泄不通。

院方没有办法,只能报了警。

一片混乱中,梁诺只能给吴慧打电话,让她注意别让人拍到云天。

重症监护室外,吴慧紧张地看着走廊,生怕冲出个人对着云天一顿拍。

而云天低头看着微博中萧文浩发的那篇文发了愣。

他要求沈纤雪隐瞒他们结婚的事。

要求她在外不能和他一起出现。

要求她关于萧家的事不许烦他……

太多不公等条约将沈纤雪禁锢的如同一个卑微入骨的奴仆。

云天怔着眼,微张的唇轻轻颤了颤,像是在呢喃什么。

他此刻不觉萧文浩有多么卑鄙,反倒觉得自己可笑。

他那么不公平的对待沈纤雪,现在又寸步不离的守在这里算什么?

是等她的解释?还是来忏悔?

云天抬起头望着那扇看了整整两天的窗,带着点点痛意和倦意的眸子里划过一丝迷茫。

他确定了沈纤雪还活着,然后她醒了,他又该怎么对她?

“抱歉,你不能过去。”

吴慧的声音将云天渐渐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。

他转头看去,眼神猛地一沉。

熟悉的妒火再次烧上他赤红的眼角。

云天站起身,阴翳的目光如刺落在几步外的沈翎川身上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沈翎川瞥了眼身前拦着他的女生,哼笑一声:“当然是来看望我受伤的下属。”

云天眸光微暗。

下属?沈纤雪是他的下属?

吴慧根本拦不住高她一个头的沈翎川,又听云天这话,好像是认识的,也就没有拦着。,跑到拐角处继续“盯梢”。

沈翎川走到窗边,一手覆上玻璃,像是在抚摸沈纤雪的脸那样温柔。

“如果你放在心尖儿上的宝贝变成这样,你会心痛吗?”

(一抹相思醉)沈纤雪云天璃月小说免费阅读-微小说一抹相思醉 第1张

闻言,云天的最后一丝理智都仿佛被怒火烧掉了。

他神情一狞,一把抓住沈翎川的衣领:“你!”

“我忘了,你应该没有心。”

沈翎川没有一丝恼怒,面上眼中却带着十足的嘲意。

他挣开云天,理了理衣领衣袖:“不如我们来猜猜她醒了以后会怎么样吧。”

云天紧咬着牙,拳头捏的“咔咔”作响。

沈翎川睨了他一眼后目光放在沈纤雪的脸上,眼中的轻蔑立刻变成了痴迷。

“她醒了,会忘记你,忘记以前的事,她会变得跟孩子一样天真可爱。”

说着,他语气多了几分笑意:“她会比以前过的更好更幸福。”

云天心随之一震,却又嗤笑:“别忘了,我和她才是夫妻。”

沈翎川放下手,转头看向他,目光如冰:“你不是介意她怀了我的孩子吗?”

一句话就戳到云天的痛处。

他的确很介意。

但哪怕再介意,他还是没有放手,甚至和她结了婚。

“你就那么确定那孩子是你的?”云天冷笑道。

沈翎川故作不解地皱起眉:“这不是你一直认为的吗?”

他的每句话都似乎尖锐地刺进云天最痛的地方。

云天唇角一僵,喉咙也有些许发涩。

这些年来,他一直认为那个孩子是沈翎川的,但如果不是沈翎川发的那条短信,他也不会……

“说到底,你也只是在乎你自己而已。”沈翎川眯了眯眼,“大明星,你也该好好想想怎么去向你那千千万万的粉丝交待了。”

说完,他深深地看了眼沈纤雪后转身离去。

拐角处,吴慧见沈翎川走了,云天却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便走了过去。

没等她开口,云天忽然伸手将口罩和鸭舌帽摘了下来。

“哎,这……”吴慧下意识地去看周围,又不解他为什么突然这么丧气。

云天有些无力地坐下,紧攥着鸭舌帽和口罩撑着头。

沈翎川一个个问题就像榔头重击在他心上,可他却没有一丝辩解的余地。

可能连辩解的资格都没有……

云天紧蹙着眉,阖上眼,一种疲倦和挫败感如山压在他的肩上。

……

被萧文浩匆忙叫进城的萧母才将狭窄的出租屋收拾完,萧文浩就回来了。

她捶着酸痛的腰,埋怨着:“你叫你妈来就是为了给你干活的?”

萧文浩一脸喜气地喝了口水才道:“妈,不用收拾太好,我保证,不出一个星期,咱们就可以搬进大别墅里。”

“啥?”萧母却以为他在说胡话,“你姐没死,咱们又没钱,住哪儿的大别墅?”

萧文浩大爷一样往沙发上一趟:“没死不代表没钱啊。”

他翘着腿,想着今天今天买的股票又涨了,心里喜滋滋的。

这边钱生钱,沈翎川那里少说还能拿到一百万,再从云天那儿弄套房子。

算来算去,他离好日子不远了!

萧文浩猛地起身,让萧母坐下:“妈,我跟您说,明天咱们要做个直播,到时候你把我们家和我姐说的越惨越好。”

他到时候再提几句云天的不近人情,这事也就成了一半了。

萧母哪里知道这些,萧文浩直接掏出一沓钱拍在桌子上:“你照着说就行了。”

厚厚的一叠钱把萧母眼睛都看直了,把钱抓在手里连声说好。

云天又坐在椅子上挨过了一夜。

天还没亮,他就醒了,下意识地走到窗边看沈纤雪。

她还和那护士说的一样,情况稳定。

倒是一同守着的梁诺睡眼惺忪地劝了句:“医生都说了她虽然短时间内醒不了,但是也没有危险,你别担心了。”

她打了个哈欠,困意却少了些。

云天没有回答,原本清俊的脸因为没怎么休息好而显得很是憔悴。

他知道沈纤雪暂时醒不来,但他还是想看看她。

好像只有看着她,他不安的心才能找到一丝安慰。

梁诺看了眼对面还睡得正香的吴慧,站起来活动了下僵硬的身子。

“我去附近的酒店给你开个房间,你去休息。”她又道。

知道云天又要拒绝,梁诺立刻堵了回去:“你就算不为了你自己,也得想想依依,她醒过来要是看到你这样,她心里能好受吗?”

云天眼眸一怔,好半天才不舍地看着沈纤雪:“她醒了告诉我。”

“放心。”

趁着天没亮,梁诺把云天送去酒店后又折返回医院。

她伸了个懒腰,忽然觉得她这经纪人都快成了老妈子了。

但是想起沈纤雪,她又是同情又是心疼。

萧母和萧文浩别说来看她,连个电话也没有。

电视台也是,沈纤雪好歹也是为了新闻受的工伤,连个来慰问的人都没有。


本站内容为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,如有转载请标明出处https://www.az99.com.cn/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